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时代不同了 男女不一样
时代不同了 男女不一样

时代不同了 男女不一样


  二零一二年的年末人类遇上了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威胁,这次威胁来自我们一直向往的外太空。距离地球二十二光年的天蝎座恒星星宿二突然变成了红巨星,随后发生质量坍塌爆炸,高能量的射线穿越二十二光年的遥远距离侵袭到了我们的星球地球,这场人类诞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射线侵袭对整个人类的生态系统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对这个星球中的生物产生了基因突变。

  这种基因突变带来的后果并不像人类最初设想的那样可怕,但却给人类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这次射线威胁了地球上所有雄性生物当然这也包括我们人类,在射线灾难过去的最初几年男人们的体制变得越来越弱,身材也奇迹般的开始越来越小,然而作为女人却丝毫没有受到这种辐射的影响,相反女人的肌肉和骨骼反而逐渐变得较以前相对强壮了些。这种变化最初几年给人类带来的恐惧是无法想象的,因为这种变化已经超出了人类的预知,人们无法想象这种变化最终的结果如何,尤其是男人们的变化到底要持续多久,直到灾难发生后的五年后这种变化突然哑然而止。而经过这次基因突变之后男人们的身材变得纤细矮小,皮肤则逐渐变得白皙水嫩,当时的成年男子身高大约在1米55至1米70之间,而女人的身高则基本上都在1米70-1米90之间。

  然而光光身体的强弱转变尚不如此,最为关键的是女子怀孕的妊娠期从十月怀胎变成了只有五个月,而且由于子宫得到了强化女人在怀孕期间也不会因为过大的运动而对胎儿产生太多的影响。而最为特殊的是女人在怀孕期间如果和男人同床的次数越多,则通过两人的性交会对男人的身体机能产生一种微妙的激素突变,这种突变的结果就是让男人的乳腺在这几个月中发生突变,乳房会隆起变得和十三四岁刚刚发育的少女一样,而乳头则变得和女人别无二致,最为重要的是男人会在这段时间内乳房能够产生大量乳汁,这些乳汁维持的时间因人而异,最短的可以维持七八个月,最长的可达两年之久。正是因为这样的变化让女人逐步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而男人则逐渐变成了女人的附庸成为了人类社会的附属者,可以说这种男女地位差别要远胜于突变前的男女社会地位和分工。

  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叮铃铃门铃急促的响起,不用看光用听就知道是彤彤又忘带钥匙了。彤彤是我的女儿也是我和妻子第一个孩子,她出生于灾变后的第四年,也是我们常说的新纪元婴儿。

  彤彤和其他在新纪元出生的大多数孩子一样,女孩子更像前世的男孩子,男孩子则更像前世的女孩子。彤彤的模样更像她的妈妈,尤其是现在的样子和他母亲年轻的时候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彤彤少了她妈妈年轻时的清秀多了一股勃勃英气。彤彤这时正在上高三学习很紧张,今天是周末补课之后她并没有回家而是几个女生一起去小区门前的球场打篮球。

  孩子学习紧张偶尔放松一下,作为她的父亲我觉得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孩子。

  我穿上拖鞋来到门口打开门,彤彤一进门便脱下早已被汗水沁透的体恤,古铜色的肌肤衬着一身健壮的肌肉虽然没有前世男孩子那么雄壮,但是这种略显俊秀的健美更显得性感。

  在这个年代女人已经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偷窥,彤彤和她的母亲在家大部分时间都是下身一件短裙(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时代很多方面女人都显得更加男性化了,然而却始终对裙子独一而终,无论是休闲裙还是职业裙装、或者时装裙,反正裙子依然是这个世界女人的最爱)上身则光着膀子只穿着一个乳罩,像彤彤这代在新纪元诞生的女孩子,甚至都会赤裸着上身在家随意走动,有的时候彤彤就会赤裸着上身跑到楼下的超市买卫生巾什么的。

  的

  彤彤脱下上衣走进卧室,不一会儿换了一件浅蓝色的超短睡裙,上身则干脆摘掉了乳罩便从卧室走了出来。

  彤彤便走边说:“爸我渴了来杯水。”然后拿着遥控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电视节目从肥皂剧调成了美国WBA职业篮球联赛。

  我看了一眼撒着头发光着膀子歪在沙发上的彤彤说道:“挺大的姑娘总光什么膀子,赶紧进屋带上胸罩再出来。”彤彤眼睛注视着电视上的比赛说道:“这天太热了穿胸罩有点箍着难受。”我边将水递给彤彤边说道:“那进屋换件T恤在出来,这个样子哪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子,这要是换在我年轻的时候你这样个子都会被骂城伤风败俗。”

  彤彤接过水杯一口气咕嘟咕嘟的喝干了一大杯白水笑着说道:“爸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当你们那个时候啊,现在这个时代拜托是男人不要漏的太多好不好,小心碰上个女色狼就完蛋啦,你姑娘我壮的狠不怕男人。”

  哎!是啊这个时代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女人越来越粗鲁和奔放男人则变得越来越柔弱,甚至现在很多男人以阴柔为美,很多年轻的男孩子走在大街上让人有一种错觉他们就像梳着短头发的小女孩。

  在灾变后最初的几年当时的社会乱的很,社会治安极差犯罪率节节攀升,其中强奸案更是居高不下,不过不是男人强奸女人而是女人强奸男人。

  我就是有这个毛病虽然现在已经是新纪元第二十二个年头了,但是我内心中那种大男子主义一直没有消退,所以我与这个世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虽然我的内心中有大男子主义,但是现实中我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家庭主夫。我的妻子叫隋研姝,她是我们学校的系花当年追求她的男孩子很多,我过五关斩六将,击败了众多强劲对手将她我的梦中情人抢到了手。

  我们在大学整整热恋了三年,我和她约定大学毕业之后便去领结婚证,当时我是学校的学生部长,利用这个优势我在大学没有毕业之前便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在外企工作的机会,所以我和她根本不需要为毕业后找工作和漂泊不定的生活发愁。

  然而就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年灾变便发生了,我们两人的感情经历了这段世纪大灾难的考验,两人的感情在灾变之后更显得弥足珍贵。

  然而灾变后我们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对调,很多工作岗位都不在需要男人,我这位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能找到在一家私企当文秘的工作,这个工作我一做就是七八年。直到有一天艳姝对我说:“老公你不用再出去上班了,你在家就做一个相妻教子好老公吧,我挣钱养你。”这个时候我们第二个孩子也出生了,的确我需要辞掉我的工作来照顾孩子,而我的妻子则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她从一个销售职员用了仅仅六七年的时间便做到了年薪一百多万东北大区经理的位置,现在她已经是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中国区的总裁了。

  就这样我在家专职做起了主夫,一天除了做饭照顾孩子,便是和一些和我一样的主夫们逛街购物,美容院做护肤打发时间,社会上管我们这些“富婆”有一个新的称呼叫做“郎官”.

  这种生活有的人乐意于其中,但对我来说我总感觉自己像是妻子圈养的一个宠物,随时迎合自己的主人的嗜好来打扮自己表现自己,来满足老婆的种种要求包括上床。

  做饭对我来说已经是熟练的不能在熟练的工作了,随着我的胡思乱想女儿的午饭已经做好了,彤彤三口两口的吃完饭便又出去和自己的同学疯去了。

  而我则又开始卷曲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剧打发着无聊的时间,就在我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电视剧的时候却听到了开门声。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婆隋妍突然回家了,我赶紧走了过去拿过一双拖鞋放在她的脚下,接过他的手提包放在鞋柜上,然后把她换下的皮鞋放在鞋柜里。这一套动作是我这十多年来做的最习惯的动作,虽然我心里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丈夫”但是现实中我做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小女人该做的,不管我承认与否。

  我刚把她的鞋子放在鞋柜里,胳膊突然被她粗壮的大手抓住往上一提,将我的身子拉起,然后一把搂住我的腰低下头像我的嘴唇吻去。

  老婆这个突然的举动让我有点无所事从,虽然结婚二十来年的时间里我们的性生活一直很规律,但她却有至少七八年的时间在没有做房事的时候吻我了,更何况这次吻的这么强烈让我有点吃惊甚至是有些害怕。

  我费劲挣脱她强吻红着脸说道:“你又喝酒了吧,大白天的回家就耍酒疯。”说着转身向卧室走去拿她换穿的睡衣。

  但是我没走几步就又被老婆拽了回来,她的确喝了酒而且喝的还很多,只见她喷着呛人的酒气说道:“今天中午和刚从美国来的克里斯汀喝了一中午的酒,这外国娘们酒量就是高,老娘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生意谈妥。”说着老婆又打了一个带着酒气的酒嗝接着说道:“老公怎么样老婆厉害吧,谈妥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你怎么报答我?”说着老婆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满脸通红的说道:“说你多了你真多了,现在才几点啊一会儿小凡(小凡是我们第二个孩子,是一个文静漂亮的男孩)就放学回家了,赶紧进屋把这身衣服换下来,我给你洗洗你去泡个澡睡一觉一会儿好吃晚饭。”

  老婆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她双手搂着我的腰一双色眼在我身上上下游走着说道:“老公你今天的睡衣真好看,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看你穿过。”说着又把嘴向我的唇吻去。

  这个时代的男人与前世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我们并不像前世那些伪娘、CD、TS那样穿女装,但是这个时代的男人们的服饰则多为宽松的蝙蝠衫,或是一件及臀的T恤配上一件紧身的样式多样的短裤,或者露脐的紧身小衣外加一件八分裤已成为这个时代的男人在夏天最为普遍的打扮。但是作为我一个人到中年的男人,在穿戴上其实与年轻的男孩子并没有太多的分别,只是不会穿太艳丽和性感的样式,但是一件及臀的长衣外加一件仅仅只比短裤大不了多少的短裤几乎是我这个夏天最经常穿着的搭配。

  今天由于没有出门我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的V领过臀的睡衣,下身并没有穿睡裤和短裤,只是穿了一件小内裤,露着一双白皙的大腿(我的个子有一米六五,这在男人里算是身材高挑的了,尤其是我是典型的上身短下身长,按照前世的话说我是典型的长腿偶吧。)但是我在家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么穿着的,而我这么穿我想在我内心深处还是存在着勾引自己老婆的成分吧,虽然我嘴上不这么承认。

  今天我的勾引成功了,老婆明显对我这身“性感”的打扮很来电,虽然我并不想大白天的和她做那事,尤其是自己的小儿子随时都有可能回来的情况下,但是我毕竟拧不过这个比我高大强壮很多的老婆。

  老婆一双大手在我的身上上下其手,尤其是当她的手沿着我的腿向上摸去,嘴在我耳边不停的呼着热气,我承认这种挑逗燃起了我心中压抑很久的欲望(其实由于老婆工作的关系我们已经有两个多星期没有做了,其实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说性欲应该是很旺盛的,但是作为一位时常在生意场上奔波的女人来说,却未必有时间去想床事,起码这是我的理解。),当她的手摸到我内裤的前端的时候,我身下那根欲望早已娇挺,老婆的手灵活的搁着棉质的内裤在我顶端画了一个圈,然后坏坏的使劲捏了一下我的龟头,这个动作让我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我眯着眼睛略带怨恨的瞪了她一眼。

  老婆坏笑着说道:“小浪蹄子还不承认,你看下面硬的跟小棒槌的是的。”说着猛的把我拦腰抱起,迈步便向卧室走去。

  我被她抱在怀里,双手环着她的脖子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和我一起经历过灾变一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女人。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学生会组织的一次活动上,当时她是最后一个进入会议室的同学,当我第一次见到这位迟到的女生的时候被一下被眼前的女孩迷住了,只见那个女孩身穿着一件V字领系腰的印花裙,女生礼貌地朝大家颔首,随着她的动作,几缕发丝滑落下来,极其引人遐思地落在她白皙细腻的颈间。待她转头,只见松松挽就的乌发衬着一张令人心跳不止的艳丽脸蛋,一双眼眸两若星辰。她眼中好像掠过了一丝诧异,长睫一动,眉目流转间,竟似有艳光流过。

  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惊艳,我知道这个女孩将永远占据我的心房,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在闯进我的内心世界。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将我的老婆追到了手,那时候的她是那么娇小可人,经常把自己依偎在我的怀里两人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度过一段段美好的花前月下。

  然而当年那个被我宠着、疼着、甚至曾经压在自己的身下任我纵横驰骋的女孩,现今却以一个强者的姿态不费力的把我抱在怀里,用一种占有者的目光注视怀中的我,把我带进那充满暧昧暖色调的卧室当中。

  老婆将我抱进卧室,便迫不及待的把连我在她一起扑倒在床上。此时她的借着酒劲的脸已经涨红的发紫,本来挽着发髻的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散落在两肩,两眼似乎喷着火一样看着我喘着粗气。

  她现在的表情让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时候的我,我想那时候我也是这种眼神吧那是一种恨不得要把身下人吃了一样的表情,不同的是这次被吃的人是我。

  ;老婆的模样这些年有了很大的变化,她早已不是那个娇小的可人儿,她的身材已经像大多数四十多岁的女人一样变得粗壮了很多,而且常年的应酬已经让她有了一个很大的啤酒肚,脸似乎变大了手也变得粗糙了,眉宇之间依稀能够看到她少女时代的模样,不同的是少了当年的娇柔多了一份历经磨练的坚毅。

  我知道这些年她为了我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在外面打拼的很不容易,记得她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正是她事业的关键时期,虽然那个时候女人怀孕已经不算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毕竟肚子里装了一个活物,她为了能够在临盆前完成所有的销售业绩,一直到临产期的前一周依然在外地奔波劳碌。是的没有她这么多年的努力,不会有我和孩子今天这么舒适安逸的生活,我其实是打内心里感激她为这个家庭的付出。

  想到这里我内心中那股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的阴柔的一面展现了出来,我伸出自己的手温柔的在她脸上抚摸,抚摸着她眼角已经很明显的鱼尾纹,抬起了头爱惜的向她眼角吻去。

  可能是我这个撩人的举动刺激了她雌性激素的瞬间飙升,只听她闷吼了一声,一百三十斤的身体猛的向我压去。

  她的嘴肆无忌惮的亲吻着我的双唇,她有些野蛮的撬开我的牙齿,将一条如蟒蛇般的舌头伸进了我嘴里,在我的嘴里任意的翻搅着并很快捉主了柔软的舌头,两个舌头犹如两条雌雄交配的长蛇,相互搅拌到了一起,混合着双方的唾液,和那早已焚身的欲火。

  老婆今天似乎是有点发狂,她在和我经过一段激烈的让人窒息的热吻之后,猛的抬起头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衣领,咔嚓一声竟然将我的衣服撕碎,一片白皙的胸脯露了出来,虽然我早已过了哺乳期,乳房已经不在鼓起,但是深红色的乳头依然在,它此时正傲然的挺立在空气当中,深红色的乳头点缀着白皙的胸脯犹如两颗摆于盘中的樱桃,正等待着主人的品尝(男人只要经历过一次哺乳期,那么他的乳头都不会恢复最初的模样,这也是分辨未婚男孩已婚有孩子的人夫最直观的方法)妻子当然不会放过这诱人的甜点,她张开嘴贪婪的吸允着我的乳头,不过此时老婆的吸允与其说是吸允不如说是撕咬。面对妻子几乎从没有过的野蛮举动,我有点吓怕了,我忍受着来自胸前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小声说道:“轻点你弄疼我了”.我的提醒不仅没有让妻子对我有任何的怜惜,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兽欲。

  她在我胸前的肆虐更加“猛烈”那种麻爽混合着疼痛的感觉,点燃了我内心中欲望的火焰,我在妻子的身下不断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嘴里发出犹如哭泣般的呻吟,下面那根欲望变得越来越坚挺。

  妻子感觉到我的阴茎正死死的顶着她的腹部,她知道此时这根小棒槌和它的主人一样都需要释放,释放那被压抑了很久的浴火。

  妻子终于放开了被她肆虐的已经红肿的乳头,她低下头顺着我光滑的皮肤一路吻了下去,一直到那处女人性欲的源泉。

  和我睡衣的命运一样,我的小内裤也没有逃掉被肢解的命运,在妻子大力撕扯下,我的内裤变成了碎片,早已坚挺的玉茎瞬间暴漏在空气之外。瞬间的暴漏让娇挺的玉茎猛的颤抖了一下,红润的龟头处滴下了几滴淫靡的露珠。

  作为已经过了四十五岁的男人的我的身体并没有像大多数这个年龄的女人那样,变得松懈和黄黑而是依然白皙水嫩包括我的阴茎。

  男人的阴茎对女人来说就如同前世男权社会女人的乳房对男人的诱惑一样,那处是所有女人性欲的源泉,它的好坏漂亮与否直接关系着女人对这个男人的性欲。

  所以在很多时候男人在意自己的阴茎就像当年女人在意自己的乳房一样,我的阴茎在前世的时代就很白,那时候妻子经常说你的鸡巴像根大擀面杖,又大又白又硬的。

  现在那根鸡巴依旧还是那根鸡巴,不过此时在妻子面前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威武,变成了一个让妻子喜爱把玩的大白兔。

  此时的妻子就如同孩子玩耍玩具一样,用手拨弄着那根早已坚硬白嫩的大白兔,随着妻子的拨弄这只大白兔在我的股间欢快的蹦跳着,玉茎下白皙的阴囊泛着粉红色,宛如一朵白莲,点缀胯下。妻子爱不释手的一把抓住我的粉囊搓揉起来,而另一只手则捉住那只仿佛要挣脱束缚大白兔不断的套弄着。

  妻子边把玩边说道:“小蹄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一嘟噜,这么多年了依旧这么白嫩,握在手里的手感依旧和当年一样软硬适中。”说着妻子加快了手中的力道和速度,很快我玉茎前端变得越来越红,马眼出泛出的爱液越来越多,多的已经弄湿了妻子的左手。妻子停下动作展开左手上的五指仔细欣赏着挂在手指上的丝丝粘液,说道:“小蹄子是不是想要了?想要的话就大声说出来。”

  面对妻子那近带乎有羞辱的挑逗,我的内心可谓五味杂陈。小蹄子这个词是当年我和她做爱时经常对她的称呼。在灾变后的最初七八年间虽然我们的性爱方式发生了对调,但是妻子对我依旧还是很温柔,有时候在做爱的时候还能表现出女人的妩媚和娇羞的小女人姿态。但是直到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妻子在与我做爱的时候表现的越来越霸道,越来越像个男人。而她对我小蹄子的称呼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虽然我曾经提出过抗议但是换来的确实狂风暴雨般的蹂躏,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地位和身份我的抗议永远无效了,因为我是她的男人我的身体完全属于他的,有时候我甚至以为我是她的一个私有财产。

  此时的我已经处于迷离之间,眼角眉梢水意盎然,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回答她,只能用如泣如诉的般的呻吟回应着妻子羞辱般的挑逗。

  这时妻子已经脱去了身上的衣裙,露出她那略显肥胖粗壮的身体,妻子的皮肤依然很白,尤其是当她解下乳罩露出那对傲人的乳房,依旧是那么白皙性感,不过这时女人的乳房对男人来说带来的不仅仅是性感更是一种强者力量般的展示。

  妻子此时赤身露体的附在我的股间,张着嘴一口含住了我的欲望,她的舌头依然那么灵活,如同当年给我口交一样,贪婪的吸允着我的欲望。在妻子高超的舌技之下,我的阴茎几乎达到了爆发的顶端,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妻子知道我要射了。当然妻子不会这么容易让我释放,虽然这个时期的男人可以连续射几次,但是妻子明显不让我这么快就达到第一次高潮。

  她松开嘴湿漉漉的玉茎从妻子的嘴中挣脱了出来,本来白嫩的阴茎在妻子的玩弄下透着淫靡的粉红色。

  妻子用手拍了怕我的脸,然后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睁开眼睛开到妻子已经坐劈开大腿坐在了我对面,与我阴毛稀疏成反比的是妻子的阴毛浓黑而茂密,此时在这片黑乎乎的阴毛包裹下,两片深黑色的阴唇向外翻翻着,深红色的阴道口一张一合,如同一只饥饿的猛兽正张开血盆大口,不断流出饥饿的唾液想要把面前的这支小兔子一口吃掉。

  和妻子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妻子的这个姿势意味着下一步我将要做什么。我顺从的起来趴在妻子的胯间给妻子做起了实战前的口交。

  虽然这个时代房事女人占主动,但是男人的性器官并不像男人身体那样缩小的很多,比如我的阴茎在前世时勃起有十六厘米,而现在也有将近十五厘米,十五厘米长的阴茎对于女人来说在没有充分润滑的情况下应该还是蛮疼的。

  我趴在妻子的胯下闻着妻子阴道喷出的呼呼热气,伸出舌头顺从灵巧的拨弄着妻子那早已张开的双唇,而伸出右手拨弄妻子顶端的阴蒂。妻子的阴蒂很大圆圆的形状像极了男人的龟头,其实这个时代的女人阴蒂都很大,有的勃起之后足有两三厘米,而妻子的阴蒂勃起之后就足有两厘米多,圆圆的硬硬的有我大拇指那么大雄壮的挺立在黑森林的顶端俯视着这片属于它的领地。(此时的男人手并不大,大约相当于现在十一二岁男孩的手大小)我的手慢慢感觉着妻子的阴蒂已经坚硬如铁,我抬起头伸出舌头舔向象征着妻子性爱力量的阴蒂。

  妻子在我的舔侍下明显达到了高潮,她一把握住我的头使劲的向胯间摁去,我的脸被妻子整个阴部所糊住,我知道妻子的高潮马上来临了,我的舌头加快了在妻子阴道的舔弄,果然随着妻子一声闷哼,阴道猛的喷出一波猛似一波的液体,那股酸咸的味道充斥着我的唇齿之间。

  妻子捧起我的脸看着我白皙的脸上挂满妻子喷出的淫液,妻子的脸上露出一种只有征服者才有的表情,我知道妻子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个时候的我,白皙红扑的脸上挂着属于她的淫水,现在的女人管这个叫做颜射。

  妻子的欣赏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她一把将我又重新摁在了床上,起身一只手翻开自己的阴唇,一只手扶住我的阴茎猛的跨坐了下去。

  一米七身高体重一百三十斤的女人,坐在身高只有一米五体重七十余斤的瘦弱男人身上,她带给我的冲击压迫感是巨大的。

  我感觉到我的阴茎被一口高温的熔炉所包裹,那里面充满着火热的液体,这些液体仿佛要把我融化一般。

  妻子坐下之后嘴里发出一声极为舒爽的呼声,然后双手摁住我的双肩,腰肢开始疯狂般的摆动起来,一对硕大乳房随着妻子的摆动上下起伏着当真是犹如愤怒的波涛,向身下的人儿示威,展示着自己充满雌性的力量。

  随着妻子大力疯狂般的摆动,包裹在阴道里的玉茎几乎有一种被折断的感觉,阴道内的褶皱就如同野兽嘴中的獠牙不断撕咬着玉茎顶端的G点。

  妻子猛的把我抱起将我的头摁在她的乳沟之间,跨坐在我的腿上双手紧紧搂住我纤细的腰肢,大力摆动起来。这个姿势在当年是我最喜欢的姿势,因为我喜欢看妻子在我的怀里欲死欲仙的表情,但是现在却是我在她的胯下辗转承欢,角色的转变让我每次都有一种羞耻感,但是妻子却对此乐此不疲。

  此时妻子的所有重量都集中在我的玉茎之上,在这种大力摆东下我终于第一次爆发了,一股一股浓密的精液射向妻子的子宫。妻子的子宫此时如同碰到了玉液琼浆,更是贪婪的吸允着我的阴茎将所有的精液吃的一滴不剩。

  我的阴茎并没有随着我的射精而疲软,因为这时它的主人才刚刚开始。只见我的妻子将我压在床上,平压在我的身上,用腿分开我的双腿,向男人操女人那样开始对我做起了上下活塞运动。随着妻子的猛烈如同工地打桩般的动作,吭吭有力,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多麽的耳熟啊,只不过当年是我操妻发出的声音,现在确实妻操我发出的声音。

  在妻子有力的操弄下,我的第二次高潮又来临了,我大声的呻吟着发出一股低沉的呻吟声,眼角挂满泪珠,胸脯上下起伏着,我呻吟着对妻子说:“老婆不行了我受不了,下面要折掉了”妻子回应我的并不是语言,而是用更猛烈动作,啪啪的水声越来越响,动作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终于随着我一声娇吟,妻子发出了类似大便时发出的声音,我们同时爆发了。

  妻子看着我,我看着妻子,两人相对无言。不一会儿妻子站起身体,一股乳白色的液体随着妻子的股间留下,有几滴滴在了床上,妻子回手在床头拿出几张湿巾,在胯下摸了几下将流出的精液擦干,然后说道:“老公你今天射的真多,憋好几天了吧。”说着光着身子跑到卫生间清理下面去了,而我早已被她折磨的精疲力尽,躺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不一会儿,妻子回来了,她着一块沾了热水的湿毛巾小心的擦拭着我已经疲软的阴茎,我闭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感觉,任由她摆弄。过了一会儿妻子突然高声喊道:“操 老娘忘了今天是排卵期,妈的喝酒误事啊。”我闭着眼睛嘴角挂出得意的微笑,心中说道:“不管你怎么操我,归根结底都是我射你,这种还是种在你的肚子里。”想到这里我竟然又有了一种大男人的感觉,就这样我闭着眼睛满足的睡去了。至于晚饭去让老婆自己去弄,反正她都把我弄成这样了,也该她下回厨房伺候伺候我了。

  就在我惬意的时候,老婆在厨房里说道:“老公我给你见煎两个鸡蛋给你补补,晚上咱接着夜战,我想再给你生一对双胞胎。”
【完】